侨报 日本首位女防相为何被安倍无情抛弃?

发表日期:17/04/17    来源:    点击量:

  8月5日电 近日,中国再次提出“推动各地落实休假制度”。美国侨报当地时间4日刊文,经济社会发展得越快,老百姓越需要更多假期来缓解压力,提高生活品质。这是响应百姓呼声的善策。同时,落实带薪休假,不但要执法必严,还要让民生与经济良性互动。

  文章分析,从官方层面讲,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与投资、出口不同,内需方面却有起色,从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打造经济发展新引擎角度而言,旅游消费可谓居功至伟。这也是中国不断推动带薪休假制度的题中之义。

  7月25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网25日刊文称,日本首位女防卫大臣小池百合子自行参选东京都知事,让自民党东京都支部强烈不满。安倍承诺要改善女性地位,要给予日本女性更多管理岗位。但是如果出现在政治地位上远超男性的人物,这些保守势力是绝不能容忍的。这也反映出日本女性在政坛只能做花瓶,不能做花匠的尴尬现实。

  文章摘编如下:

  其实,中国并非今天才意识到旅游消费对扩大内需的作用,中国也并非现在才祭出带薪休假制度的招数。根据中国劳动法以及中国国务院相关条例,带薪休假早就从制度层面得到了保障。但对很多企业员工来说,它一直如同水中月、镜中花,可望不可及。

  要推广带薪休假制度,可以从三个方面着手:

  第一,完善现有法律,更须执法必严。当前制度落实难,执行差,关键原因就是因现有法律、法规存在灰色地带。当今中国落实带薪休假制度的“困难户”,大多是中国民营企业,市场竞争压力大是其共性。

  现有法律的灰色地带,容易给它们对带薪休假制度视而不见的机会。加之违规成本又低,所以官方三令五申,下面依旧纹丝不动。为带薪休假制度清障,有赖于法律的进一步完善,尤其建立起监督、问责机制。

  第二,让民生与经济良性促进。当今,中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土地、原材料、厂房等生产资料成本却连年攀升,这让很多处于竞争劣势的民营企业不堪重负。带薪休假,是改善民生的好事。执法必严,也会让很多企业服软。但也要看到,带薪休假制度的硬性推行,又会增加很多民营企业负担,从而打击企业积极性,伤及中国经济。

  最近,东京都知事选举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7月23日至24日,媒体实施的选情民调显示,在选举中提出“彻底公开信息”的候选人小池百合子,获得了三成半无党派选民的支持,并争取到部分自民党及民进、共产党支持者,可谓人气超旺。

  在日本,小池百合子的名字可谓家喻户晓。她是小泉政府时期“美女刺客”中的领军人物,曾连任两届小泉内阁的环境大臣,是日本内阁在职时间最长的女性阁员。由于她的右翼立场,安倍第一次组阁时,不仅让小池担任首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也让她成为了日本首位女防卫大臣。

  小池百合子被视为日本最成功、最耀眼的女政治家之一。日媒更是喜欢将她与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相提并论。

  然而,此次东京都知事选举中,这样一位自民党的右翼超级干将,却从一开始就未得到安倍政府的推荐,这是为何?

  或许是对自己的从政资历与人气度太过自信,从决定出马参选东京都知事那一刻起,小池百合子就表现出强烈的气场。她说“将不受束缚地参加竞选”,还表示“将带着从悬崖上纵身一跃的心理准备发起挑战,即使得不到自民党的支持也将参选”。

  而另一方面,或许是认为组织应该掌管人事大权,或许是对“美女刺客”有所忌惮,自民党东京都支部对于小池百合子擅自决定参选东京都知事表示强烈不满。

  支部干事长内田茂此表示“知事选不是毛遂自荐,应由我们推出希望的候选人。”身为东京都支部干部的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生田光一对于小池的“擅作主张”也非常不满:“同支部领导层一声招呼都不打,觉得有些别扭。”

  于是,针尖对麦芒,一场组织对个人的战斗打响了。小池在街头演讲中,屡屡将批评矛头对准自民党东京都支部和该党东京都议会议员团,批评“(自民党东京都支部)如何决定候选人缺少透明度”,提出“彻底公开信息”。

  自民党东京都支部方面则指责小池煽动对立情绪。自民党还向所属国会议员和地方议员发文,声称若是支持自民党没有推举的候选人,会成为除名等的处分对象。不仅是自民党籍议员本人,甚至还禁止议员家人支持小池。

  看到小池的处境,让人忽然想起一件事。今年年初,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以日本皇位继承仅限父系男性后代属于歧视女性为由,罕见地提出了要求修改《皇室典范》的建议。此举在安倍内阁中引起强烈反弹。虽然该表述最终得到删除,但日本政府强烈反对称“这是不可饶恕的内政干涉”,外务省人士称之为“晴天霹雳”。

  所以,推动带薪休假,政府也应考虑宏观调控手段,比如给予企业税务减免或政策优惠,让民生与经济互相促进。如此,带薪休假制度才能在中国有生根的肥沃土壤。

  第三,推广带薪休假,还要做足准备。带薪休假制度的全面落实,便意味着大规模人员密集流动,这给交通、环境、安全、服务等领域提出了新挑战。这些问题,都需要中国提早做好准备。(钟海之)

  安倍承诺要改善女性地位,要给予日本女性更多管理岗位。但许诺归许诺,实际归实际。安倍身后的保守势力可以容许日本女性参政议政,但是如果出现在政治地位上远超男性的人物(日本东京都知事被视为日本“第二首相”),这些保守势力是绝不能容忍的。

  而小池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不惜与“组织”撕破脸,下决心“单干”。不过,在右翼保守势力当道的当今日本,即使是小池这种铁杆女右翼,恐怕也会因为是女人而很难出头。这也反映出日本女性在政坛只能做花瓶,不能做花匠的尴尬现实。(蒋丰)

原载: (http://www.jalrjt.com)本文地址:http://www.jalrjt.com/bz/7833.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