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股市如官场 且看民进党如何找回失去的诚信

发表日期:17/05/19    来源:    点击量: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6月29日文章,原题:股市与官场皆要能上能下 周末休息与朋友去做个足底按摩,好久不见的两位女技师拖着水桶进来,热情地打招呼问:“你有买股票吗?”原来足疗中心有九成的技师都在炒股,周五A股暴跌因此成了大伙儿议论的主题。据说有技师原本从股市捞了一笔,想辞工回老家去,现在只能摸摸鼻子继续干。

  中国股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走牛,但自今年5月底,开始进入震荡阶段。如此暴涨暴跌,中国股市到底是个什么市?有人说是“改革市”,因为银行体系融资功能弱化,大力发展股权融资才能促进经济创新转型,同时让民众储蓄进入股市和债市,将储蓄转化为投资,引到实体经济去。但网民普遍认为,中国股市未摆脱“政策市“或“消息市”,意即股市随政策或消息波动。

  4月12日电 香港《大公报》12日刊文称,民进党自今年1月赢得“大选”后,许多政见和政策发生180度大转变。当初“只为下一届、不为下一代”的做法,如今立场发生变化只能“急转弯”。综观民进党这些年来“为反而反”的做派,背后无不反映出其功利主义本质;而民进党失去的诚信,又该如何找回?

  文章摘编如下:

  凑巧的是,在A股爆发“小股灾”并演绎“能上能下”的同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开始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保证“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这次改革重点要解决的是“能下”问题。

  据媒体报道,民进党自今年1月赢得“大选”后,“美猪”问题、陆客去台等政见和政策全都变了样,甚至来了个180度急转弯。其实,出现这种情况本也在意料之中,当初民进党很多做派,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只为下一届、不为下一代”,因而为了“下一届”不择手段。现在的问题是,民进党如何才能找回已经失去的诚信?

  蔡英文擅长“发夹弯”

  大家还记得,2012年4月马英九宣布将大幅调涨岛内油、电价格,对此绿营异口同声地公开表示反对,并借机大肆攻击马当局施政。蔡英文宣称,马当局应该扮演油电价格上涨的市场缓冲者的角色,但马当局上调的幅度比市场更凶猛,主要原因在于“马当局角色认知错误”,因此“涨价需要从长计议”。

  同时,绿营强烈质疑“中油”、“台电”的经营体制,煽动民间社会的“反马”情绪,甚至策划上街静坐、游行等抗议活动。但最近台“经济部”依照“立法院”决议调降电价,准“政务委员”张景森立即批评国民党坚持在下台前要大幅调低电价,让蔡英文的环境与能源政策寸步难行。

  民进党出现“政策急转向”远不止这些。其他诸如陆客去台及攸关食品安全的“美猪”、日本核灾区农产品解禁等议题上,都出现180度大转变。难怪蓝营“立委”批评民进党换了位子就换脑袋,如同“川剧变脸”,有人则讥讽准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最擅长的就是“发夹弯(180度的回头弯)”。

  最有意思的是,两年前台“行政院”提出“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订定协议处理及监督条例”,但民进党团针对性提出带有“两国论”意涵的“台湾与中国缔结协议处理条例”,要求服贸协议不能自行生效,引爆“蓝绿”多次冲突。

  但成为准执政党后,民进党先将条例名称改为没有“两国论”意涵的“两岸订定协议监督条例”,还一度纳入“自动生效”条款,最后在各方压力下修正为“逾期未完成,应由‘院会’议决”,并对已签署的协议采“逐条审议、全案表决”。看看民进党前后的天壤之别,真让人不由得心生感叹。

  2012年1月,蔡英文曾在台北的冬雨中,声称“台湾不能没有反对声音、不能没有制衡力量”。纵观近4年民进党的表现,确实履行了自己的“承诺”,但遗憾的是,很多时候民进党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为了制衡而制衡”。

  因此,无论是“反服贸”还是“反核四(核电厂)”“反课纲”,尤其是“太阳花运动”,背后的操纵者其实都是民进党。这也使得“美牛入岛”、油电双涨、“核四公投”等议案费尽周折。

  诚信尽失执政难

  现在,民进党即将由在野党成为执政党,因而对许多问题的立场也发生了颠覆性变化。倘若民进党是真心诚意的拨乱反正,这倒未必不是好事。

  综观民进党这些年来“为反而反”的做派,背后无不反映出其功利主义本质;目前对许多政策出现“急转弯”,说明民进党当初对问题的“黑白”是非常清楚的,只是为了搅局、为了反对而不惜颠倒黑白。试想,民进党执政后,岛内其他在野党也采取民进党的这种做法,“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会出现怎样的局面?

  蔡英文在胜选演讲中,称她也会尽快和岛内主要的政党来共商共事的机制,也希望借由这个共商的机制,能够经常就重大的政策交换意见,让台湾摆脱恶毒的旧政治。

  股市起伏本是市场规律,但就如某媒体人发表的博文指出,中国监管者的目的是希望股市“能上”,且永远是上涨,因为只有这样,基金券商、交易所和社保基金才能赚钱,上市公司才能不断融资。但这样的圈钱市场注定是不公平的,它牺牲了大多数散户投资者的利益。

  为了经济与社会考量,中国股市需靠央行出手“维稳”,但关键仍是回归健全的制度机制建设。政府的监管应引导市场朝公平、透明和有效的方向走,带动股市走出高投机和强波动的“大赌场”怪圈,而不是靠政策工具和资源托市。毕竟,慢牛、疯牛或熊,最终应由市场运行决定,而非监管能管的。▲(作者沈泽玮)

  其实,“为反对而反对”正是“恶毒的旧政治”的表现。民进党自己在野时采取恶毒的手法颠倒黑白,自己执政时要求摆脱“恶毒的旧政治”,其说服力何在?

  最近有报道说,“蔡英文如今拼命从剧集和书籍中寻找执政灵感”。对于缺少执政经验的蔡英文而言,临时抱抱佛脚,“从剧集和书籍中寻找执政灵感”,倒也似乎可以理解,说明蔡英文还知道自己的不足。但问题是,“执政的灵感”可以从书本或影视剧中寻找,但民进党失去的诚信,该如何找回呢?(苏虹)

原载: (http://www.jalrjt.com)本文地址:http://www.jalrjt.com/bz/8316.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