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 须将安全记心间

发表日期:17/05/20    来源:    点击量:

  4月8日电 在“太阳花学运”一周年后,台湾社会正在进行一场回忆与反思该运动的浪潮。台湾《旺报》8日刊登台湾大学政研所硕士生文章说,希望两岸新时代的历史不再有“妖魔鬼怪”和各说各话,而是有美有痛、有喜有悲、有血有肉的、原味真实的存在。

  文章摘编如下:

  4月27日电 尼泊尔强烈地震,首都加德满都等多地死伤惨重,全球最高峰珠穆朗玛也发生雪崩,令各国登山客瞬时身陷险境,目前不排除发生严重山难的可能性。对此,美国《星岛日报》当地时间26日社论指出,人类的冒险精神与生俱来,但今次事件警示人们:不论登山还是参与富刺激性的其他活动,在不断挑战自我、超越平凡的过程中,应始终将安全放在首要位置。

  文章摘编如下:

  这早已不是两岸势同水火,“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年代。

  带着庞杂的思绪,我在“第一届两岸青年高峰会”面对“两岸新世代的沟通与交流”的主题,有一肚子的话,却不知从哪里说起,到哪里结束。只好讲讲我的心路历程。

  20岁的时候,我第一次来到台湾。一百多天的交换学生时间里,我甚至来不及在这偌大的土地上挑出一点毛病来。马英九胜选连任、ECFA宣告签订、“陆生元年”降临……对于一个喜欢台湾的大陆青年来说,眼里的一切都指向两岸美好的未来。

  似乎在这样一种气氛的渲染下,身边的陆生和台生无话不谈,仿佛两岸之间曾有的所有误解与敌意,在我们几个“好麻吉”的手上一笔勾销;仿佛两岸未来应有的所有善意和信任,也都被我们一言为定。

  延续乐观的憧憬,我满怀欣喜地第二次登陆台湾,并不自觉地使用了“回台湾”这样的语汇。似乎只要我回到这里,继续和台湾的同龄人们在不断的“破”和“立”之中找寻两岸的未来,就没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建构主义”的原理,充斥着我“理想主义”的大脑。但这一次,我开始挑出台湾大大小小的毛病了,身边的两岸青年不总是无话不谈了。

  原来,我曾太天真了,自以为大家“用自己的眼睛认识彼此”,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事实上,我所能看到的,不仅未必是主流,甚而恐怕是边缘的意见。两岸关系也并没有随着ECFA同步深化,反而在去年的3月达到了紧张的极点,我彷徨了……

  后来,往返两岸已经是我的惯例了。也记不清是在哪一个突然的时刻之后,我才发觉,两岸关系一时的好与坏,已经无法再让我的情绪翻涌了。正如一个人真正地爱一座城市,定是在认识到它的全部面目之后,依然爱得义无反顾。

  我想,如果我们真的关心两岸的未来,由衷地寄望两岸的新世代。何必受制于历史的路径?又何必陷于当下目之所及?大喜大悲常是不真实的,而这些年来,两岸青年之间的喜怒哀乐却实实在在发生着。所以与台湾亲朋团聚时我不再狂喜,当“太阳花”青年怒吼时,我不再难过,我知道这都不是两岸的全部。

  被视为强者游戏的登山运动早已风行欧美日,近年更吸引不少中国人参与其中。由尼泊尔一侧通往全球最高峰——珠峰的道路,向来便是各国登山客欲征服之而后快的不二之选,但路途的艰辛劳顿与生活、医疗、通讯条件的艰苦,也远超常人想象。

  如果由尼泊尔鲁卡拉机场为起始点,普通登山客到达海拔5000多米的珠峰南侧大本营,约需跋涉八九天时间。在这样高海拔且极度贫困的山区,不单氧气稀薄、食物贫乏、没有自来水,且沿途不见医院;与外界的联络方式,仅凭少数几个休息站点寥寥的几部固定电话,直到2010年,由中国的通讯公司与尼泊尔运营商连手,珠峰南坡大本营附近才开通了3G站点,手机才有了用武之地。

  可想而知,即便平常时日,若有人途中病倒或发生意外,救援已是相当困难之事,也因而在这条登山路上,不时可以看到由于高原反应而长眠于此的登山客的孤冢。今次尼泊尔强震引发珠峰雪崩,接下来可能引发极端天气,在这样的恶劣情况下,如何能及时救出被困山间的登山客,情况相当不乐观。

  突发的地震雪崩,显示出大自然不可测的威力,也让人们再次懂得,所谓“行船跑马三分险”,在大自然面前,人的安全始终会遭遇许多不可测因素的挑战。这固然是生命中的一种不可抗力,但还有不少威胁生命的因素,却来自人们自身对安全的轻忽。

  登山是一项高风险的运动。中国近年建立了自己的登山协会及登山管理办法,但民间登山爱好者很少有主动到登山协会报到、注册的。很多人赴尼泊尔登山前,往往自行联系当地组织,甚而只在尼泊尔进行简单注册后就开始行动,而登山之前,也未进行过系统、科学的训练,且缺乏严密的组织。

  这样无异将自己置于险境而不自知。在没有专业人士把关的情况下,一是人在登山途中可能出现身体严重不适的状况,甚而危及性命;二是当遇有突发状况时,外界不能及时掌握登山客的信息,也就失去了及时取得联系,想方设法展开救治的先机。

  登山的风险性高,而其他一些游乐项目,同样不乏风险。2010年6月,中国深圳市旅游景点东部华侨城中的游乐项目“太空迷航”发生事故,造成16人死伤。2011年8月,瑞士铁力士山及德国坦格堡山附近连发缆车故障,共致逾百人受困。2013年2月,埃及旅游城市卢克索一个热气球爆炸,造成中日法英游客共19人身亡,其中9名香港游客罹难。2015年3月,美国纽约科尼岛游乐园过山车传送带脱落,24名游客被困半空,不得不爬梯逃生。

  而我多么高兴,两岸的新世代们,遇上了一个无需重复“自古以来”,有机会说“重新开始”的年代;一个可以对“同胞”说不,有机会从“朋友”做起的年代。

  而我多么期待,两岸新世代的历史不再有“妖魔鬼怪”和各说各话,而是有美有痛、有喜有悲、有血有肉的、原味真实的存在。(洪鑫诚)

  上述事故的发生,皆因工作人员失职、管理不善,游客若不好彩遇此情形,有惊无险还能高呼万幸,一旦丧身殒命,又岂能还魂再生?

  人们在登山、旅游中享受挑战自我的愉悦,常常是为了在突破平凡中寻找一种激励,给自己全新的精神奖赏。但凡事皆须时刻将安全放在首位,对自己、对亲友负起责任。地震这样的天灾之下,生离死伤的悲剧难以避免,人们在为死伤者悲痛之余,应谨记提高安全意识,在工作中尽职尽责,在生活中增强自我防护,为自己、为他人营造一个更安全的生存环境。

澳门威尼斯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载: (http://www.jalrjt.com)本文地址:http://www.jalrjt.com/bz/8330.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