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以领导人通电话 胡适先生与张裕公司的一段佳话

发表日期:17/05/17    来源:    点击量:

  9月12日电 据外电报道,美国白宫表示,总统奥巴马11日晚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通电话,双方一致表示致力于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

  白宫在声明中称,双方领导人就伊朗核问题交换了意见,讨论了美以两国在伊核及其他安全议题上的合作关系。奥巴马和内塔尼亚胡均重申,他们在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的立场上保持一致,同意就相关问题继续开展磋商。

胡适先生与张裕公司的一段佳话

图片提供:张裕公司

  有评论称,进入2012年,随着伊朗核问题愈演愈烈,奥巴马与内塔尼亚胡之间的分歧日趋明显。内塔尼亚胡多次威胁将对伊朗核设施发动军事打击,但奥巴马坚称还有通过外交方式解决伊朗核问题的余地,美国尚无意对伊朗动武。

  在1932年刊印的《烟台张裕葡萄酿酒公司四十周年纪念册》,收录有文化大师胡适先生的一幅题词:“葡萄美酒,爱国血诚。酒人之友,国货之精。”署款“张裕公司四十年纪念”和“胡适敬祝”,钤印“胡适”。

  《烟台张裕葡萄酿酒公司四十周年纪念册》由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代印,出版时间为民国二十一年一月(1932年1月)。由此推断,胡适先生为张裕公司的题词时间应该是在1932年之前,极有可能是在1931年,因为纪念册收录的其他署具题词年月的名人墨宝,全部为民国二十年(1931年)所题,比如南京国民政府交通部长王伯群的题词落款时间为“民国二十年八月”,国立暨南大学校长郑洪年的题词落款时间为“中华民国二十年九月”,南京国民政府经济委员会委员长马寅初的题词落款时间为“辛未秋日”(1931年为辛未年)。如果胡适为张裕题词的时间可以确定为1931年,那么,通过《胡适年谱》我们可以得知:胡适先生当时刚及不惑之年,身为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兼中国文学系主任。

  在民国时期的社交圈,据说流行一句口头禅“我的朋友胡适之”(字适之),不知当时张裕公司管理层中的哪位是胡适先生的朋友?套用“我的朋友胡适之”的一句名言,我们不妨“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胡适先生或许常喝张裕出品的葡萄酒和白兰地,正如他在《梦与诗》中的经典名句“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

  胡适先生称张裕葡萄美酒为“酒人之友,国货之精”,而他自己确乎堪称嗜酒如命的知名“酒人”之一。早在1917年6月1日,刚刚完成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论文答辩、即将回国就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的胡适在《朋友篇•寄怡荪、经农》(许怡荪、朱经农)写道:“自视六尺躯,不值一杯酒。倘非朋友力,吾醉死已久……”(收录于1920年出版的《尝试集》)。据说挚友丁文江为劝胡适戒酒,还请梁启超把这段诗写在扇面上,送给胡适以作警示。胡适在《丁在君这个人》(丁文江字在君,此文发表于1936年2月出版的《独立评论》“纪念丁文江先生”专号)记载:“他认得我不久之后,有一次他看见我喝醉了酒,他十分不放心,不但劝我戒酒,还从《尝试集》里挑了我的几句戒酒诗,请梁任公先生写在扇子上送给我。”

  上周内塔尼亚胡再次要求美国为伊朗核问题设定“底线”,表示以色列认为只有明确设定“底线”伊朗才会停止核活动,但白宫发言人卡尼10日婉拒内塔尼亚胡的要求,表示美国认为目前仍有“时间和空间”和平解决伊朗核问题。

  另外,白宫此前证实,奥巴马将不会接见晚些时候访美的内塔尼亚胡,但同时表示,以总理从来没有提出此次访美时会晤奥巴马的要求。早前以色列媒体称,内塔尼亚胡希望前往华盛顿会晤奥巴马,但白宫以“总统太忙”为由拒绝。

  白宫的声明表示,内塔尼亚胡没有提出希望在华盛顿会晤奥巴马的要求,美方也没有做出过拒绝的回应。

  还有这样一则广为流传的轶事:胡适先生的太太江冬秀曾为他定制一枚金戒指,上面刻有“戒酒”二字,也有文献说是“止酉”二字。梁实秋在《胡适先生二三事》证实:1931年春,胡适先生应邀到青岛大学演讲,校方当晚设宴招待,“胡先生赶快从袋里摸出一只大金指环给大家传观,上面刻着‘戒酒’二字,是胡太太送给他的”。

  值得一提的是,1922年8月15日,一位名叫徐望之的北京大学法律系学生,曾经致信胡适先生,对他创办的《努力》周报提出一些看法,开头写道:“先生的思想是很博杂的,所以先生的事业亦是多门的,一般青年对于先生,倒好像上海人无论买什么东西,都要先到‘先施’、‘永安’去问一问,这实在是先生的荣誉,亦是先生的责任……”这封信收录于《胡适来往书信选》。这位名叫徐望之的年轻人,在12年之后出任张裕公司经理,他为张裕解百纳干红确定命名并申请注册了商标。文/陈耀明

原载: (http://www.jalrjt.com)本文地址:http://www.jalrjt.com/gj/8291.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