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气十条实施一年 亿利能源1年内将获注煤化工医药资产

发表日期:17/05/14    来源:    点击量:

   《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下简称《大气十条》)实施行将满一年。

  这一年,恰遇全面深化改革启动。政治、经济、社会层面的调整和变化,既为《大气十条》的实施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同时又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股价连续多日强势上涨,逼出了亿利能源的托管集团资产及资产注入承诺公告。

  公司收到控股股东亿利资源集团有限公司出具的《亿利资源集团关于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函》,在亿利能源完成定向增发后,公司控股股东亿利资源集团将上市公司作为发展及整合煤化工循环经济和医药业务和资产的唯一平台。亿利资源集团将进一步继续推进上市公司在煤化工循环经济和医药业务方面的集团内整合,并剥离公司的市政工程施工业务,最终从根本上解决亿利资源集团与上市公司之间的潜在同业经营问题。并就相关资产的托管事宜与上市公司达成协议。

  本报记者梳理这些机遇和挑战发现,就像雾霾本身一样,《大气十条》在执行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雾霾”,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因素。

  其中,有经济层面的,有政治层面的,有法律层面的,有社会层面的,有的涉及体制,有的牵涉利益,有的涉及技术,有的则涉及态度。

  拨开这些“雾霾”,我们是否有十拿九稳的把握?未来4年,《大气十条》究竟十拿几稳?

  (一)经济下行,利好还是利空?

  河北省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发展数据让不少人大跌眼镜。GDP同比增长4.2%,增速同比回落5.4个百分点,低于全国3个百分点以上。

  这一过程恰好伴随大气污染治理的升级,伴随着河北省“6643”工程的强力实施。和人们之前的预期一样,大气污染治理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河北省的经济发展。

  数据显示,河北钢铁产能压减任务占全国的3/4,减煤任务占京津冀三地总和的六成多。初步测算显示,仅压减钢铁产能一项,将影响工业增加值两个百分点。

  类似的影响在别的地区也开始呈现。如何才能既保蓝天不失色,又保发展不失速?如果眼下必须在二者中间有所取舍,我们应该做出何种选择?

  同样值得思考的问题还有很多:大气污染治理对经济发展的直接影响究竟有多大?这种影响将持续多长时间?整个社会能在多大程度上接受这种影响?地方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承受这种影响?大气污染治理会否受到稳增长的影响?如何规避这种影响……

  可以预见,今后一段时间,我国经济下行压力还将持续存在,并有加大的可能。这对大气污染治理究竟是利好还是利空,值得好好研究。

  (二)压力陡增,求快还是求准?

  一年来,地方政府治理大气污染的压力陡增,希望环境质量改善的速度快一点、再快一点,这样,对上对下都好交代,自身也有政绩。

  其对环保部门的要求也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原来,由于担心影响经济发展,地方政府或明或暗地要求环保部门配合经济发展。当前,环境质量改善成了政绩考核重要内容,地方政府希望环保等部门尽快改善环境质量。

  于是我们看到,去年,一些地方甚至提出了“11月底退出环境空气质量排名倒数前十”等现在看来不切实际的目标,最后也都不了了之。

  急于求成的心态不可避免地导致一些地方采取一些急功近利的措施,这对大气污染治理来说并不是好消息。

  其实,改善大气环境质量的急切心情可以理解,也符合公众期盼,但如果操之过急,不做可行性分析,不做长远打算,其结果往往是欲速则不达。

  重压之下,各地能否摆正心态?能否把握好稳准狠的节奏?能否真正按照环境治理的规律办事?直接体现出地方政府的政绩观,直接考验着地方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政治智慧。

  (三)新法加严,机遇还是挑战?

  出租车司机闯一个红灯,罚款、扣分、停车学习一周,损失加起来半个月收入没了,所以没人敢以身试法。对于违法排污企业,法律也应该体现出这样的威严。

  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明显加大了处罚力度,明年1月1日这部法律即将正式实施,《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工作也已经纳入立法规划。所有这些,都为加强大气污染治理增加了砝码。

  问题在于,法律有了,能不能用?会不会用?敢不敢用? 能不能用,考验相关制度配套的完善程度;敢不敢用,考验环保部门的责任担当;会不会用,考验环保队伍的能力水平。

  现在,距离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实施只剩下不到半年时间,当务之急是,要通过各种途径让大家知道新法新在哪、锐在哪,让大家明白自身差在哪、弱在哪。

  按日计罚如何具体操作?行政扣押能够真正执行?地方保护会否影响执法?这些不仅是环保部门应该思考的问题,也是立法部门需要关注的重点,是地方政府应该思考的课题。

  目前可以预见的是,法律更加完善后,大气污染防治会有一个加速的过程,同时也会面临一系列新问题、新情况。我们应该在思想上、技术上、能力上做好准备,并有意识地做好相应的政策储备。

  (四)协同发展,重利还是重义?

  在京津冀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大背景下,区域大气污染联防联控迎来了重大机遇。

  与经济方面不同行政区域诉求存在明显差异相比,环境保护,尤其是大气污染治理成为区域合作的最大公约数。污染是共发症,都想解决,单靠自身又都解决不了。

  一体化发展,首先应该是环保的一体化。在这其中,尤以大气污染治理为当前的重中之重,这是机遇。治理大气,牵涉到区域经济结构、能源结构的调整和重组,很多时候要触及到各地的实际利益,这是挑战。

  对京津冀来说,经济一体化程度低,发展差异大,产业在区域内转移的空间很大。北京做出外迁企业的决定后,河北省很多地方表现出了很高的承接热情。产业可以转移,但污染不能转移,这是必须把握好的原则。

  大气污染,不分区域,边界模糊,理应在区域一体化过程中打头阵。但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一旦牵涉到不同的行政区划,牵涉到利益的调整,事情往往就变得复杂起来。

  有消息说,国务院已经成立了高规格的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并将生态环境治理列为当前重点工作之一,大气污染联防联控方面的更大动作由此更加值得期待。

  (五)数据打架,信你还是信他?

  去年末,中科院大气物理所等研究机构一项关于北京地区PM2.5化学组成及来源的研究引发口水战。汽车尾气与垃圾焚烧对大气污染贡献只占4%的研究结果,明显与公众的常识性判断不符。

  事实上,对于PM2.5的来源,所有人都能说上两句,同时几乎所有人又都说不清、说不准,其中也包括一些研究机构,原因就在于缺乏权威的源解析。

  源解析的滞后,直接导致这样几种后果:一是各地容易夸大外来传输污染物的影响,而较少公开谈论自身对相邻地区的影响,导致相邻地区互相指责;

  二是不同的利益主体容易有意无意地压低自身对污染的“贡献”,机动车主说尾气污染就像“放了个屁”,路边烧烤、渣土运输等从业者也都觉得自身行为对大气污染来说“无所谓”;

  三是导致地方政府无法对症下药,有时甚至可能下错药。《大气十条》出台后,各地相继出台了实施方案,但仔细分析起来,这些方案雷同度很高,鲜有本地特色的治污措施,主要原因就在于此。

  现在看来,虽然源解析非常复杂,但其步伐到了必须加快的时候。有消息说,权威的源解析研究已经获得了进展,希望这样的研究早些面世。

  (六)应急预警,求稳还是求准?

  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已被纳入地方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一年来,很多地方出台了重污染预警方案,预警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但同时也暴露出一些深层次问题。

  有的地方环保、交通、公安等部门间的配合不足,导致出现“乌龙”预警;有的地方实际污染程度很高,但是预警级别没有提升至应有水平,公众有意见;有的地方原来设置的预警门槛低了,动不动就得启动预警,最后不得不调高门槛。

  除了预警本身,应急措施的执行效果也很难完全达到预期。对于一些强制性的措施,单靠环保部门一家,根本监督不过来,最后工地该开工的还开工,露天烧烤依然大张旗鼓,限制渣土运输也很难操作。

  强制性的预警措施没有得到强制性的执行,这是当前应急预警过程中的主要问题所在。这些问题中,有的是技术性的,有的是政策性的,有的是因为相关部门人手不足,有的是因为相关利益方环境意识不足,有的则因为部门之间协作配合不到位。

  在大气污染短期内难以根本解决的情况下,对科学预警重要性的认知理应得到更大程度的提升。现在看来,尚有不少短板要补。

  (七)数据造假,慧眼还是障眼?

  “千里眼”明造,“障眼法”暗行。耗资百亿,监控全国上万污染源的在线监测网络,意在为监管者装上“千里眼”,但造假企业瞒天过海易如反掌。

  近年来,有关环境数据造假的新闻屡见不鲜,数据造假也一度被业内人戏称为“潜规则”。2013年至今,山东省环保厅共查处破坏或干扰自动监控设施、监测数据弄虚作假企业22家,对其实施了通报、罚款、挂牌督办等处罚。

  为逃避环境行政处罚,一些企业从“偷排”转为“偷数字”,开始对在线监测数据动手脚,公然造假。一些企业对排污数据的处理可谓用心良苦,违规调试,让数据“永远达标”。一些烟气排放企业,已经不仅可以在排放源头上作假,甚至可以直接调整监测数据,手段可谓千奇百怪。

  今年上半年污染源自动监控数据传输有效率考核结果显示,新疆、湖南、山西的数据传输有效率仅为0.03%、22.66%、44.05%,排名垫底,与排名靠前的河南、北京、贵州等省份90%以上有效率差距甚远。

  环境数据造假,不利于环保部门掌握污染物真实排放情况,对环境基础数据的收集、统计、应用,以及政府有关决策等均产生巨大负面影响。

  (八)让渡利益,真行还是假行?

  雾霾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的一大困惑,成为经济社会的一道坎,同时也是公众健康的一道坎。这道坎,社会要跨,政府要跨,企业要跨,公众自个儿也要跨。

  就像不能一边抱怨交通拥堵一边不守交规加剧拥堵一样,我们也不能一边抱怨雾霾却又同时继续增加生成雾霾的源头,这本应是无需提醒的自觉。

  当自身环境利益受到损害时,公众有了站起来维权的自觉,这是一种进步。但坦率地说,这还不够。当自身利益因为环保要做出一些牺牲时,公众也应该有服从大局的自觉。

  为了解决雾霾这一公共难题,公共政策有时要作出调整,而这反过来也会影响到公众的某些利益,有时会带来一些生活上的不便,有时需要公众牺牲一些眼前利益。这时,公众治污诚意面临最大程度的考验。

  从发达国家应对雾霾的经验来看,一味地将治理责任推到政府头上,甚至一味地指责政府,并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一次次的雾霾过后,除了扫除留在地上的尘埃,更需扫除存在心中的阴霾,我们普通公众也应该多想想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做了什么。

  治理大气污染,理应人人有责。这里的责,是责任不是责难,是担责不是推责。

  (九)激励机制,票子还是面子?

  去年10月末,辽宁省对空气质量超标的8个城市进行了处罚,罚缴总计5420万元,由省财政厅直接从下级城市财政资金中扣缴。

  今年上半年,山东省级财政累计发放空气质量生态补偿资金8529万元。青岛等5个市因第二季度环境空气质量同比恶化,需向省级财政缴纳生态补偿资金413.5万元。

  在激励机制方面,环境保护部组织的每月环境质量排名也发挥了独特的作用。不涉及经济处罚,也不牵涉行政处理,简单的一个排名,让相关地方政府压力大增。尤其是那些常排在倒数前十的城市,感觉“抬不起头来”。

  这些奖惩机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虽然有的也涉及经济处罚,但其最大的功效不在票子,而在面子,在于公开曝光和排名带来的舆论和行政压力。

  事实上,《大气十条》本身也设置了中期和终期考核。但以往的经验提醒我们,如果缺乏月度、季度、年度考核,容易出现“临时抱佛脚”的期末突击。上述激励机制弥补了五年计划中期考核和终期考核留下的空档,最大程度地使计划推进进度符合预期。

  现在看来,推进大气污染防治,我们需要设计更多类似的“四两拨千斤”的激励机制,让相关地方有压力、有动力、有活力。

  (十)效果评估,看数还是看天?

  今年上半年重点区域和74个城市空气质量状况显示,空气重污染发生的频次、持续的时间和污染的强度均明显降低。据环境保护部相关负责人分析,这得益于《大气十条》相关措施的陆续落实和气象条件利好。

  然而,官方监测指标和公众感官指标不一致的现象再次呈现。公众更加注重的是感官指标,是能够切实感受到的治理成果,而不是上了多少项目、关了多少企业。

  在公众看来,39℃和39.5℃都是发烧,只是程度不同。污染物浓度下降几个百分点,对环境意识和环境诉求不断提升的公众来讲,有点“不解渴”,也很难真正领情。

  这就是现实,相关部门对此应该有清醒的认识。而且,公众对环境质量改善的诉求,不会因为环境质量改善了而有所减弱,反而会更加增强。这是各级政府和环保部门今后很长一个时期必须面对的课题。

  不可否认,让公众近距离感受到环境空气质量的变化,不是短短一年能够实现的。但是应该警惕的是,如果经过两年三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大规模治理,公众依然感受不到空气质量的明显变化,其对环境治理的信心将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

  结语

  “史上最严”的《大气十条》在过去一年的实施过程中,发挥了基本符合政策预期的社会效益,其环境效益也开始逐步显现。

  根据亿利资源集团及关联方在煤化工和医药领域经营情况及业务整合计划,拟将煤炭及煤化工领域、医药业务领域的共计10家公司相应股权置入上市公司。

  而在市政工程业务领域,亿利能源现持有内蒙古亿利恒利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95%股权。市政工程施工业务在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比重较低,且近年来呈现下降趋势,盈利能力较低。为进一步聚焦主业,亿利能源拟向亿利资源集团出售所持的内蒙古亿利恒利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95%股权。

  亿利资源集团就避免同业竞争承诺:亿利资源集团将积极创造条件使亿利能源具备6个月内召开股东大会审议资产注入事项的条件,并在承诺作出之日起1年内完成交易。而亿利资源集团已经与上市公司签署《股权托管协议》,在交易完成前委托上市公司管理拟注入资产。

  拟注入资产包括乌拉特中旗亿利资源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鄂尔多斯市德宝能源有限公司60%股权、杭锦旗聚能能源有限公司49%股权、内蒙古金山恒泰资源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新疆TCL能源有限公司51%股权、蒙古国新亿利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鄂尔多斯市亿鼎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60%股权、内蒙古库伦蒙药厂100%股权、包头中药有限责任公司58%股权、北京明谛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13%股权。

  其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有旧有的,有新出现的,有体制性的,有观念性的,有技术性的,或涉部门协调,或涉利益调整,解决起来均需更大的政治智慧和改革魄力。

  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乘势而上。在全面深化改革启程并加快推进的大背景下,我们更有理由期待,随着《大气十条》的深入实施,天蓝与云白的梦想更加值得憧憬。 ◆本报记者岳跃国

  此外,亿利资源集团还在交易完成前委托上市公司管理内蒙古维康医药有限公司46%股权。亿利资源集团拟投资建设的三晌梁工业园区能源化工品配送中心项目未来不会从事煤炭流通业务。

  需要注意的是,亿利能源3月抛出定增方案,但其股价长期徘徊在定增价5.4元/股附近,直到近期才出现大幅拉升。(王锦)

本文由澳门银河官方网址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载: (http://www.jalrjt.com)本文地址:http://www.jalrjt.com/ny/8248.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