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廷懋 若重来一次,我想都不敢想

发表日期:17/04/18    来源:    点击量:

  本报讯 出战3个项目,收获两金一银,重庆姑娘施廷懋无疑成为了本届游泳世锦赛跳水项目上收获最多的选手。不过,她并不满足于此,而是瞄准了更远的目标。8月2日,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施廷懋坦言:“对我而言,世锦赛只是一个起点,我更渴望站上奥运会的冠军领奖台上。”

  对于在此次世锦赛上的表现,施廷懋表现十分淡然:“总体来说,属于正常发挥吧。最大的遗憾,是没能拿到1米板的金牌;最大的收获则是夺得了女子3米板的冠军,这是我第一次在世锦赛上参加这个项目的比赛。世锦赛的征战,为我又一次积累了大赛的经验,提升了信心。”

  “如果让我重新航行一次,我想都不敢想,这是很难再次完成的任务。”抵达白令海峡的终点线之后,历经艰险完成北冰洋创纪录航行的郭川既心有余悸,也满怀自豪,“我们用一种近乎完美的方式取得了成功。这是人类航海新的制高点,是个独一无二的成就。”

  北京时间16日凌晨,这位中国航海家和他的国际船员驾驶“中国·青岛”号三体帆船首度完成人类航海史上对“传说中的航道”——北冰洋东北航道的不靠岸、无补给的不间断穿越航行。

  “东北航道非常复杂,就像打开的潘多拉盒子,诱惑与挑战并存。”这是俄罗斯学者对这条航道的经典描述。2013年已完成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郭川,为何再去挑战北冰洋航行?

  长期准备只待“破冰”

  北冰洋东北航道一直无人敢于驾驶帆船进行挑战。

  “前几年,这还被认为是巨大的冒险,因为到处是冰,帆船无法行驶。”郭川说,“但随着全球变暖,北极冰层融化,夏天那里会出现一条无冰的航道,我们看到了机会。”

  十几天里航行3300海里(1海里约等于1.8公里),时间极其宝贵。“浪费哪怕一天都可能导致失败,因为去的是未知区域,寒冷、冰、风的情况都是不确定因素。”尽管喜欢冒险,但理工科出身的郭川思维缜密,计划周全。他的团队先是研究了1979年至今每年全球冰层分布情况的完整资料,然后面向全球招募船员。“这次探险非同寻常,必须让最好的水手组成最好的团队。”经过层层筛选,郭川最终确定与来自俄罗斯、法国和德国的5名顶级国际船员携手。

  团队把诸多高科技设备安装上“中国·青岛”号,桅杆上有风向标和传感器,有最先进的雷达和热成像仪;配置了一架无人飞机,能对近距离的海域进行细致的低空侦察……

  克服极地环境恐惧

  万事俱备,只待起航。

  国际标准时间9月3日13时41分,郭川团队从俄罗斯摩尔曼斯克出发,开启“破冰之旅”。不过,刚行至第4天,船队首次试飞无人机,飞机就失去控制,撞到主帆上粉碎了。“在距离极点很近的高纬度地区,磁场有些混乱,无人机寸功未立就‘牺牲’了。”郭川说,这是大自然对船队的提醒,“在极地环境里,有另一套自然法则。”

  8日,当船队在北纬78度地区航行时,大雾弥漫。船员紧盯着热成像仪,生怕遇到冰山。“过了一阵,屏幕上居然真的出现一个冰山的形状,估计距离帆船也就十几米,我们迅速转向才躲过一劫,太恐怖了!”郭川说。

  12日,“中国·青岛”号遇到此行最严峻的考验。既定航道上突然出现大量浮冰,天气极冷,海风中的湿气附在帆船外部形成冰罩,风向标和传感器冻住了,无法传递数据。“当时我脑海里闪过过去那些极地探险船只被冻在冰面上的灾难画面,马上决定垂直转弯驶离高纬度地区。”据郭川回忆,他们逃离途中又遭遇极地狂风,主帆滑轨不堪持续的冰冻和大风而出现故障,“我们冒着酷寒,花了3个小时才修好滑轨,那段时间比3年还漫长。”

  比起恶劣的自然条件,处理好船员的配合问题同样不易。郭川坦言,6个人生活在十几平方米的小环境内,要提心吊胆地应对各种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心态也处于极限状态。

  在岸上通过电子邮件给郭川团队传递信息的法国气象专家克里斯蒂安·杜马尔高度评价说,“郭川具备领导这个世界级团队完成壮举的全部品质——专注、有决心、有条不紊,是他将大家凝聚在一起。”

  最终,郭川领导这支优秀团队,前无古人地穿越了北冰洋东北航道。

  此次探险的价值所在

  人们都叫郭川“船长”,但他是一个没有船的船长。有人打趣说,“有船的那叫船东,不叫船长。”

  挑战东北航道,郭川和团队需要平均每天航行两百海里左右,没有一艘高速安全的帆船,不可能完成任务。

  郭川2007年曾到有“帆船界的麦加”之称的法国西海岸拉特里尼泰学习航海,他每次驾驶小帆船出海都会寻望一艘三体大帆船。这艘帆船长29.7米、宽16.5米,重11吨,桅杆高32米。法国航海家乔伊恩船长曾驾驶它创造了57天13小时34分06秒的单人不间断环球帆船航行世界纪录。

  “我每次驾船从它旁边驶过时都小心翼翼,怕碰到它。如果碰坏了,可绝对赔不起。”当时谁也没想到,这艘帆船8年后有了新名字——“中国·青岛”号,驾驶它的是郭川。

  原来,在“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后,青岛市政府希望把这个构想和“奥帆之都”的城市形象更好地结合起来。于是,今年3月他们把这艘超级三体大帆船收归麾下,郭川作为船东代表担任船长,任务是挑战“北冰洋东北航线”和“海上丝绸之路”。

  自16世纪起,欧洲国家就梦想打通经北冰洋到达东方的便捷通道,但因坚冰阻挡,北方航道当时并不具备商业航运价值。如今郭川率先“破冰”,不仅使他在职业航海领域登上新台阶,更为人类开拓了机遇。

  有帆船界人士指出,目前我国南边有丝绸之路,将来北边又可以有北极之路,“从全球经济的角度看,如果北冰洋航线经过几年探索能够开通,成为真正运营的商业航线,每年可为全球航运业节省1000多亿美元的海运费用,这个意义非常重大。”本报记者 黄志阳

  郭川小档案

  帆船航海“狂人”

  郭川生于1965年,籍贯山东青岛,24岁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硕士毕业,先后任中国长城工业总公司宇航部工作人员和长城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副总经理。由于怀抱职业体育梦想,他在35岁左右放弃商界精英之路,开始涉猎滑雪、滑翔伞、滑水、超轻型飞机、潜水、滑翔机等项目,最终将精力放在了帆船这项时尚运动上。

  在航海领域,郭川拥有许多“第一人”的称号,如第一位完成沃尔沃帆船赛的亚洲人、第一位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中国人、第一位单人帆船跨越英吉利海峡的中国人、第一个通过帆船传递奥运火炬的人等。2012年11月至2013年4月,他驾驶着最小规格的40英尺级帆船,在海上独自航行137天20个小时后重返母港青岛,创造了该级别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世界纪录。

  谈到接下来的打算,施廷懋坦言:“拿到奥运会金牌,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和目标。近期最主要的任务和目标,就是打好奥运会积分赛,争取尽早锁定奥运会参赛资格。我有信心,明年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一定会为重庆跳水收获历史上的首枚奥运金牌。”

    记者 韩成栋

  今年4月,郭川在京宣布“二合一”航海计划:先驾驶“中国·青岛”号挑战北冰洋东北航线创纪录航行,紧接着完成“海上丝绸之路”航行。

原载: (http://www.jalrjt.com)本文地址:http://www.jalrjt.com/ty/7845.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